摄录笔・新闻中心

面试被要求去1楼大厅上公厕 跨性别者叹:根本不被当人看-摄录笔-手机聚荣网

摄录笔

▲▼ 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在3月31日「国际跨性别现身日」邀请跨性别者现身分享<strong>张柏芝出场费</strong>。(图/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

刘芳良老师看到问卷结果显示,有7成多的孩子在学校受到不当对待,却选择「不处理」感到难过,她呼吁教育工作者应找回教育的初衷,协助每一个孩子「健康快乐」的成长,跨性别也是美好的孩子,期许每一个老师都能成为跨性别孩子的重要支柱。

▲跨性别者龙二呼吁政府摄录笔,应考虑将手术纳入健保给付。(图/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

▲▼ 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在3月31日「国际跨性别现身日」邀请跨性别者现身分享。(图/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

记者林育绫/综合报导3月31日是国际跨性别现身日,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发起「跨性别人权现况问卷调查」,摄录笔并于今(31)日举行记者会,邀请3位跨性别者现身分享,其中Alice提到自己曾在面试时,被人事主管要求到1楼大厅上公厕,虽朋友建议她「忍一忍」、「录取再抗争」但她认为这要求已经不把自己当人看,期盼有一天雇主不再把跨性别员工当麻烦。

而伴盟的监事刘芳良,同时也是小学老师,她分享在教学生涯中曾遇过2位跨性别学生,他们在学校受到欺负且不被家人接纳下,最终一位转学、一位罹患忧郁症而无法继续学业摄录笔

今(31)日国际跨性别现身日,他们也邀请3位跨性别者现身分享,其中Alice是一名跨性别女性,她曾经在面试时,摄录笔遭人事主管要求到1楼大厅上公厕,虽然有朋友建议她「先忍一忍,确定录取工作再抗争」,但Alice认为,「主管的要求不仅仅是性别歧视,是根本不把自己当人看。」她期盼有一天,雇主不再把跨性别员工当成麻烦,而是回头教育有偏见与歧视的员工,如此才是正确方向。

另一位跨性别女性筱颍则提到,自己「外在性别表现」与「身分证性别栏」不一致的困扰,不只是在工作面试阶段曾被雇主拒绝,在生活上也有无数困扰,包括进出游泳池更衣室、在医院使用有区分性别的病袍⋯等,都曾被指指点点。筱颍认为台湾社会僵固的性别框架,不仅让跨性别者在生活面临各种压力,也侷限了许多人的自我表达。

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简称:伴盟)发起「跨性别人权现况问卷调查」,从3月14日上线到3月25日下线共592人填答。问卷结果显示,无论是哪一类型的跨性别者,在家庭、学校、职场与一般日常生活,都有高比例曾遭遇不友善经验。

龙二是一名跨性别男性,为了能够顺利转换性别,他历经15年的努力,这过程也发生不少因为证件性别与外在表现不一致所导致的尴尬与不愉快。他分享从看精神科、施打贺尔蒙、到进行手术的漫长过程,手术费用昂贵,加上手术后需要的调养,近百万的花费让他费尽辛苦,呼吁政府应考虑将手术纳入健保给付,避免跨性别者在「无法动手术就难找工作,难找工作就无法存钱动手术」的恶性循环下,落入社会底层。摄录笔

「国际跨性别现身日」是2009年由一位美国的跨性别运动者发起,目的是呼吁社会正视对跨性别者的歧视,五金包装并透过跨性别者骄傲现身,让社会看见跨性别者对社会的贡献。虽然台湾在去年通过了同性婚姻,但对跨性别者仍旧充满偏见和恐惧,近来有越来越多跨性别者勇敢现身,捍卫自己的受教权与工作权。伴盟也已接受多位跨性别者委任,透过司法程序,要求学校或公司主管给予公平对待。

▲跨性别女性筱颍则提到,自己「外在性别表现」与「身分证性别栏」不一致的困扰。摄录笔(图/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

面试被要求去1楼大厅上公厕 跨性别者叹摄录笔:根本不被当人看

▲▼ 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在3月31日「国际跨性别现身日」邀请跨性别者现身分享<strong>摄录笔</strong>。(图/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

请继续往下阅读... 伴盟提出7项诉求,包括:取消强制手术、性别重置手术纳入健保给付、性别登记与变更政策广纳跨性别群体意见、看见跨性别群体多样性、政府性别统计应纳入跨性别、停止区分异性婚同性婚、国小课程就应纳入性别认同相关知识。

▲跨性别者Alice现身分享上海化妆品厂。(图/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

▲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在3月31日「国际跨性别现身日」邀请跨性别者现身分享。(图/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

▲▼ 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在3月31日「国际跨性别现身日」邀请跨性别者现身分享<strong>汇通鑫</strong>。(图/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

友情链接: